中国何时能消灭狂犬病? 狂犬病毒可感染多种哺乳动物

2013-01-31 作者:佚名  来源:环球科学 浏览次数:

   导读:人类在30年前根除了天花,未来几年内将根除脊髓灰质炎,稍后还可能根除麻疹。某种病原体只有同时满足三个条件才可能被根除:类型较单一,很少发生变异;人是唯一的宿主(不存在动物宿主);有安全有效的疫苗。

  狂犬病毒可感染多种哺乳动物,所以从理论上讲,要彻底根除人类狂犬病是不可能的。但狂犬病毒在遗传上非常稳定,100多年前法国科学家巴斯德发明狂犬病疫苗时所用的病毒株在今天仍可使用;这类病毒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也非常明确99%以上的人患狂犬病都是因为被狗咬伤。这些因素都有利于狂犬病的控制。实践也证明,在狗和人群中基本消灭狂犬病并不是特别困难。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狂犬病专家就明确认定:“狂犬病可以被消灭,北美洲、西欧、日本和南美洲的许多地区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已消灭狂犬病的国家或地区的经验证明,只要控制住狗群中的狂犬病,人群中的狂犬病就能基本得到控制。早在100多年前(甚至在狂犬病疫苗大量使用以前),英国和北欧的一些国家就主要借助于对狗的严格管理和检疫,在短时间内基本控制了狂犬病。许多亚洲国家或地区,如马来西亚、中国台湾地区、新加坡,多年前也基本控制了狂犬病。目前,狂犬病主要仅在部分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存在,其中每年死亡人数超过百人的国家不足20个,主要都在亚洲和非洲。在中国,狂犬病发病率一直位于世界第二 (仅次于印度),近几年每年狂犬病死亡人数都高于2000人。

  中国对狂犬病不能说不重视。最近十余年来,狂犬病频繁成为各种媒体关注、争议或炒作的焦点,但中国在狂犬病防治方面似乎进入了一个怪圈。成功控制了狂犬病的国家都是强制性地让狗接种疫苗,中国却反其道而行之:狗可以不接种疫苗,每年却有一千多万人被迫接种疫苗。结果,我们每年为狂犬病付出的代价是世界第一,效果却是倒数第二:现在,中国是全球狂犬病疫苗的头号生产国和使用国,每年产销量均超过1300万人份(占全球80%以上的份额);每年接种狂犬病疫苗和抗血清的总费用超过100亿元,但得到的仍然是每年“投入一百亿,死亡两、三千”的结果,投入和产出严重不对称。

  狗用狂犬病疫苗的价格不到人用疫苗价格的十分之一。在中国,狗的总数为1亿多只,每只狗用疫苗5-10元,按70%以上的免疫复盖率计算,总费用每年仅需5亿-10亿元。令世界各国的狂犬病专家们感到奇怪的是,中国狗用疫苗的复盖率尚不足20%,但却能拿出比狗用疫苗所需多几十倍的钱花在人用疫苗上。但由于不能解决传染源的问题,实际上收效甚微。事实上,中国的狂犬病受害者主要是农村地区的低收入弱势群体,他们中相当一部分根本买不起疫苗(更不用说抗血清),而且相关知识、信息都欠缺。如果相关行政部门不采取重大举措,每年“投入一百亿,死亡两、三千”的结果仍不会有根本改变。

  为了尽快走出在狂犬病防治中的怪圈,中国政府应组织专家论证,进行科学决策,制定5-10年的以消灭狂犬病为明确目标的防治规划。而最关键的措施就是开展大规模犬类疫苗接种活动。

  在开始的5年内,应双管齐下,即狗的普遍疫苗接种与人用疫苗的接种并举。国家在狗的疫苗接种方面应增加相应的投入。自第一次大规模为狗群注射疫苗后的2-3年,暴露后处理人数会增加,这是由于公众对狂犬病威胁的意识增强;在以后的第5年,暴露后处理人数仅为最开始时相应人数的50%;到第7年,此比例下降至5%-1%,并一直维持在这个低水平。再往后则全国用于狂犬病的总支出会逐渐降低,达到每年“投入三、五亿,死亡可全免”的目标,使全国狂犬病发病人数能控制在每年10人以下。

  执行上述规划5-10年后,全国动物疫苗使用量将在每年百万份以下,人的疫苗使用量在每年10万人份以下。全国每年用于防治狂犬病的总费用将会显著下降。由于狂犬病不可能彻底根除,所以少数人在特定条件下的狂犬病疫苗接种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是不可避免的。

  世界卫生组织倡议,到2020年在全球消灭狂犬病。不久前,世界狂犬病发病人数最多的印度也正式宣布将在10年内消灭狂犬病。据悉,中国卫生部、农业部等相关部门目前也正酝酿制定中国的《狂犬病防治规划》。国内有关专家认为,中国在狂犬病防治方面与印度相比有许多有利条件,中国完全应当而且可能在5 至10 年内基本消灭狂犬病。

(责任编辑:谢松松)